08VIP登录网址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暖风不及你情深

第15章:别怕,我不走

暖风不及你情深 青青谁笑 2216 2018-01-24 00:12:43

  一路上季暖实在是忍不住,又打了几个喷嚏。

  墨景深直接将车开回御园,连晚餐都没有带她去吃,直接叫陈嫂给她熬红糖姜茶。

  季暖都没把自己着凉了的事放在心上,捧着红糖姜茶喝了几口,被辣的直皱眉毛,以前她就很讨厌喝这东西,实在是咽不下去,刚要把杯子放下,抬起眼就见墨景深就在对面。

  好像她不把这一杯喝下去,今晚就别想吃饭了似的。

  “这姜茶实在是太辣了?!奔九训玫娜纤耍骸拔夷懿荒艹怨怪笤俸??”

  “太太,晚餐已经在准备着了,您先把姜茶喝了,暖一暖身子?!背律┐优员咦吖?,唠叨着说:“最近很多人的感冒症状都特别严重,我老家那边的侄女昨天就给我打电话说,这场感冒害得她三天都没起来床,难受的连眼睛都睁不开。所以太太你今晚一定要把汗排出来,千万别感冒了呀!”

  季暖抬起眼,因为不喜欢喝,所以只能耸拉着眼皮看向墨景深。

  墨景深:“听见了?喝吧?!?p>  季暖无奈,只好又端起杯子喝了几口,辣的难受,却又不得不喝,最后索性捏着鼻子喝。

  以前的季暖在这方面也没这么好说话。

  她小时候在北方受过寒,所以是特别容易感冒发烧的体质,但性子又倔强,每一次生病都只把自己关在房间里,蒙着被子睡两天,药也不吃针也不打,这么难喝的红糖姜茶就更不会喝了。

  直到杯子见了底,墨景深示意陈嫂尽快准备晚餐,因为季暖之前在外面就一直在喊饿。

  “你先回房去洗个热水澡,换身轻便的衣服下来?!蹦吧钏?。

  季暖正有此意,毕竟喝完之后,身上就热的难受。

  她回到房间里没多久,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有了些感冒的症状,她脑袋越来越有些昏昏沉沉的。

  想着泡一泡热水澡就好了,干脆换下衣服直接进了浴室。

  坐在浴缸中的热水里,还不到一分钟,季暖就闭上眼睛,迷迷糊糊的有了睡意。

  可却怎么都无法睡的安稳,想醒又醒不过来……

  她像是处于冰火两重天,一会儿像是置身于冰天雪地,一会儿又热的像是进了太上老君的炼丹炉。

  这种感觉实在是难受极了,试图睁开眼睛,眼皮却沉重到无法睁不开。

  黑暗中的梦靥,无情的向她侵袭而来。

  她梦见自己的手腕上被割出一道深深的血痕,汩汩的血不停的流淌……

  梦镜之中,她虚弱的躺在满满消毒水气味的医院,细白的手腕被一层一层的纱布缠绕,有一道颀长挺拔的身影站在旁边,他已经在那里站了一整夜。

  一份离婚协议放在她枕边,她几乎听不清男人在她耳边说的话。

  场景不停的变换,季暖想要抓住那个决然离开的身影,却只能在黑暗中踉踉跄跄漫无目的的跑。

  她梦见离婚之后墨家所有长辈被她避而不见,爸爸更因为她的自杀和离婚而气出心病,整整两年不允许她入季家大门一步。

  梦见季梦然带自己去暗.黑酒吧买醉,梦见自己在那里被注射毒.品,染上毒瘾!

  季家破产,爸爸含恨而终,爱她的亲人们一个个远去,她曾经骄傲而璀璨的人生逐渐坍塌。

  在她人生最茫然的时候,夏甜想方设法的找到她,带她回家,陪她说话,给她加油打气。

  场景又在变换,季暖忽然在梦中疯了一样的向前跑,却还是没能抓住那一片裙角,她看见夏甜浑身是血的倒在天桥下,望着天边飞过的大雁,至死都没有合眼。

  季暖的人生信念一次一次的崩溃,所有爱她与她爱的人不停的上演着生离死别……

  曾经与季家为敌的那些人找到她,她被绑架,被恐吓,被带上一辆破旧的客车,和几个长的漂亮的女人一起被卖到偏远的山区。

  她被卖给一个五十岁的老男人,老男人家里还有一个二十多岁的智障儿子!

  几次出逃都被抓回去,一次一次残忍的打骂,几度差点被那对恶心的父子强-bao,她用刀割伤自己的脸和身体,每天都是满身血污让他们无从下手……

  那些黑暗无光的生活……为什么还会进入她的梦里?!

  她要醒过来!她不要这些前世的噩梦!

  黑暗的场景反复变换,她逃出山区,却被卖进海城云家。

  云氏千金被杀,她被指认为凶手,警方说他们经过多方查证,从她的一位亲人口中得知,她很多年前就跟云氏的千金交恶,更加确定了她的杀人动机。

  亲人?当时那种处境,除了失踪已久的季梦然,她已经再无亲人。

  人生最后的时光,她含冤入狱,监禁三月,毒发咳血……人生潦倒……十年一梦……

  不!

  醒过来!

  快醒过来!

  她不要再听见墨景深带着季梦然回国的消息……她不要……

  季暖在梦靥里苦苦挣扎,却怎么都无法逃脱那些黑暗中的旋涡。

  耳边骤然传来浴室门被打开的动静,有一只微凉的手轻轻放在了她的头上。

  “她发烧了,陈嫂,去拿药?!币坏览渚睬遒纳ひ羟逦拇亩淅?,季暖这才猛地从梦中惊醒。

  季暖有些吃力的睁开眼,顷刻便被有力的手臂从水里抱了出去。

  她甚至有些恍惚,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在哪里,连身上不着寸缕都没察觉。

  雪白的肌.肤,细长的腿,胸.前的雪.软,无一不暴露在他眼前,海藻般湿漉漉的长发垂落。

  墨景深因为她身上完全超出预期的滚烫而将她裹进浴巾里,季暖本能的将头靠在他怀里,难受的闭着眼。

  那些噩梦没有再出现,她松了一口气,却又觉得眼里仿佛有什么温热的东西将要汹涌而出。

  还好……那些都过去了……

  这是墨景深的怀抱,温暖的,让人眷恋的,独属于她的怀抱……

  前世,如果不是她那么傻,就算她失去一切,可至少她还有墨景深。

  结果就连他,都被她推开,推的那么远,那么远!

  她想哭,忍住眼泪埋头在他怀里。

  “墨先生,这是速效退烧药,还有温度计我也拿来了!”是陈嫂的声音,好像刚刚找药的时候是跑着去的,听起来还有些喘。

  季暖被放到床上,她下意识的忙抬手拉住他衬衫的袖口,哪怕虚弱到没有力气,却也还是虚虚的想要拽住他。

  墨景深垂眸看见她的动作,没有起身离开,反手将她握?。骸氨鹋?,我不走?!?p>  沉静的嗓音像是最有效的安神剂,季暖虚弱的微睁着眼,眼角有些红,哪怕不再恐惧,却也还是抓着他的袖口不松手。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